强直性脊柱炎的中药使用规律浅析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统计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中药使用情况,探索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处方中药使用规律。方法:收集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科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临床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的患者共计126例,共使用中药方剂255首,患者基本情况、疾病证型、使用中药的频次、种类等为指标进行分类分析。结果:强直性脊柱炎患者50岁以下的发病率高;使用频次最高的5类中药分别是活血化瘀药、补虚药、祛风湿药、利水渗湿药、清热药;使用频次最高的5种中药分别是杜仲、红花、桃仁、甘草、丹参。结论:强直性脊柱炎的中医药治疗以补益肝肾、活血通络、祛风湿强筋骨为主,配以其他药物,辨证施治,临证加减,体现了中医学的精髓。
  【关键词】 脊柱炎,强直性;中药;临床使用规律
  【ABSTRACT】Objective:To collect the information of patients with ankylosing spondylitis in the rheumatology department of a third-grade top TCM hospital as well as prescriptions,in order to explore the rule of using Chinese medicine.Methods:A total of 126 patients with ankylosing spondylitis who had been clinically diagnosed in the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8 to June 2019 were chosen.A total of 255 TCM prescriptions were used.The basic information of patients,types of disease,frequency and types of using Chinese medicine were classified and analyzed.Results:The incidence rate of ankylosing spondylitis is high in patients under fifty.Five kinds of Chinese medicine with the highest frequency were blood-activating and stasis-resolving medicine,correcting-deficiency medicine,wind-dampness-dispelling medicine,dampness-removing medicine and heat-clearing medicine.The five medicines with highest frequency were Duzhong(Eucommia ulmoides),Honghua(Flos Carthami),Taoren(Semen Persicae),Gancao(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and Danshen(Radix Salviae Miltiorrhiae).Conclusion:The TCM treatment for ankylosing spondylitis mainly includes tonifying the liver and kidney,promoting blood circulation and unblocking collaterals,removing wind and dampness,strengthening the muscles and bones,combining with other medicines.Treating according to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and modifying medicine accordingly are the essence of TCM.
  【Keywords】 spondylitis,ankylosing;TCM;clinical rules
  強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AS)以中轴关节受累为主,可伴发关节外表现,严重者可发生脊柱畸形和关节强直,是一种慢性自身炎症性疾病[1]。骶髂关节是本病最早累及的部位,主要表现有滑膜炎,软骨变性、破坏等,典型的晚期表现是出现椎体方形变、韧带钙化、脊柱“竹节样”,若不及时诊治可发生脊柱强直和关节严重畸形[2]。临床上AS的西医诊断按照1987年美国风湿病学会(ACR)修订的分类诊断标准[3],中医诊断按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4]。临床上西医治疗AS主要采用免疫抑制类药物(柳氮磺吡啶、甲氨蝶呤、沙利度胺)、糖皮质激素(甲泼尼龙、醋酸泼尼松)、生物制剂等,但存在严重的不良反应[5],且治疗费用昂贵。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科遵循“从脾论治”的治疗原则[6],应用中药治疗AS,取得了满意的疗效且不良反应少。本文对AS患者的基本情况、疾病证型、中药使用等进行分析,以期探索治疗AS的中药使用规律,为今后AS的中医药治疗提供依据。
  1 资料和方法
  1.1 资料来源 收集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科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临床诊断为AS的患者126例,共使用中药方剂255首。
  1.2 方 法 采用Microsoft Office Excel 2007软件,以患者基本情况、疾病证型、使用中药的频次、种类等为指标,统计AS患者的情况并对其进行分析总结。
  2 结果与分析
  2.1 患者基本情况 126例AS患者中,男97例,女29例;年龄19~67岁,平均37.3岁,具体见表1。   由表1可以看出,AS患者主要为男性,男女比约为3∶1,与文献[7]报道观点一致。从患者的年龄可以看出,AS患者平均年龄为37岁左右,且20~40岁患者的分布最多,这与《内科学》描述的发病年龄一致。以往研究表明,临床上AS患者一般年龄 > 40岁后发病率降低,疾病活动度减弱[8]。但本研究统计显示,40~50岁的AS患者较多,而50岁以后AS患者数量明显减少。这可能与人类的生活环境以及疾病致病基因衍变有关,值得进一步研究。
  2.2 患者中医临床诊断证型 AS中医诊断为大偻,本次统计的AS患者中医证型主要有4种:肝肾亏虚证、痰瘀互结证、脾虚湿热证、肾虚督寒证。各证型所含病例情况见表2。
  从收集数据可看出,痰瘀互结证病例数最多,肾虚督寒证例数较少。风、寒、湿、热等[9-10]乘虚侵袭人体,阻滞经脉、骨节是AS发病的诱因,也可加重病情。中医的“痰”定义较广,可分为2种,一种是“有形之痰”,主要存在于肺部,是指通常意义上的痰;另一种是“无形之痰”,指现代医学的脂肪、黏液等,具有污秽、黏滞、稠厚的特征,是聚积在体内水湿中的污秽部分凝聚而成。AS因“痰”引起的最多,痰瘀互结证占比最多。
  2.3 患者使用中药情况具体分析
  2.3.1 患者使用中药种类分析 126例患者共使用方剂255首,中药总频次3890次。依据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对中药的名称、功能进行统一。如蛇舌草统一为白花蛇舌草;全虫统一为全蝎等。参照教材《临床中药学》对中药进行规范分类[11]。共有17种类型,具体见表3。
  255首方剂中药总使用频次3890次,使用种类味数前5位的分别是清热药、补虚药、祛风湿药、活血化瘀药、利水渗湿药;使用频次前5位的分别是活血化瘀药、补虚药、祛风湿药、利水渗湿药、清热药,使用频次和使用种类一致。AS的中医发病诱因[12]主要分2类,一类为外因,主要由风、寒、湿、痰、热等引起;另一类为内因,指患者本身正气不足。针对这2种诱因引起的疾病,主要以扶正、祛寒、清热、除湿、活血行气为主,这与使用频次最多的中药功效一致,符合中医“辨证论治”原则。
  2.3.2 对使用频次前5位的中药进行分析 由表3可以看出,使用频次前5位的分别是:清热药、补虚药、祛风湿药、活血化瘀药、利水渗湿药。具体见表4至表8。
  清热药使用总频次301次16种,清热药中使用频次较多的药物有蒲公英、白花蛇舌草、黄柏、土茯苓、青蒿、金银花。蒲公英、白花蛇舌草是治疗AS的经典药对,蒲公英的功效为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利尿通淋;白花蛇舌草的功效为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利湿通淋。两药相须为用,清热解毒,利湿消肿,对湿、热引起的AS疗效较佳[13]。清热药中以清热解毒药使用种类最多,中医认为大偻的致病因素有“毒”的存在,指现代医学中AS活动期时体内的炎症因子,方剂中加清热解毒药可以对抗体内的炎症指标成分[14]。
  补虚药使用总频次788次17种,补虚药中使用频次多的药物有杜仲、甘草、山药、当归、续断、白术。其中杜仲、续断为肝肾亏虚证里必备中药,主要有补肝肾强筋骨之效,现代药理研究表明,杜仲、续断均可调节骨代谢,促进骨的形成,增加骨密度,有抗骨质疏松症的作用。AS患者主要临床表现为腰背痛,补虚药可以明显增强患者的腰、骨关节等。甘草调和诸药,甘草具有抗菌、抗病毒、抗炎、免疫调节等作用,AS现代医学治疗常用免疫抑制剂,故甘草与西药联用时有协同增效之功。山药、白术均为补脾药,刘健[15]认为风湿病的治疗以健脾為主。当归具有活血养血的功效,在临床上使用可以抗贫血、抗炎、增强免疫。
  祛风湿药使用总频次693次14种,祛风湿药中使用频次较多的药物有狗脊、桑寄生、伸筋草、威灵仙、路路通。狗脊主要有祛风湿、补肝肾、强腰膝的功效,临床应用主要为风湿痹证,现代临床研究主要应用于AS的治疗[16],具有不同程度的镇痛、抗炎和抗风湿作用[17];桑寄生主要有祛风湿、补肝肾功效;伸筋草、威灵仙、路路通等为祛风湿药,现代药理研究显示均有良好的抗风湿、免疫抑制作用,临床治疗AS有良好的疗效[18]。
  活血化瘀药使用总频次942次10种,使用频次最多。活血化瘀药中使用频次较多的药物有红花、桃仁、丹参、川芎、鸡血藤。桃仁、红花是常用药对,具有活血化瘀、散瘀止痛功效。中医学认为,痹者闭也,血脉闭塞不通也,不通则痛,活血化瘀药具有疏通血脉、祛除瘀血的作用,用以治疗血瘀证引起的大偻,是中医的一个重要理论和治疗原则。目前,临床上应用治疗AS已取得较为满意的效果[19]。鸡血藤具有活血补血、舒筋活络的作用,在风湿科疾病中使用的较多,现代药理研究表明,其具有扩张血管、促进造血、镇痛、抗病毒等药理作用[20]。
  利水渗湿药使用总频次425次8种,使用频次较多的药物有茯苓、薏苡仁。茯苓具有利水渗湿,健脾宁心的功效,具有利尿、增强免疫、镇静、抗菌等药理作用,有研究表明茯苓可用于风湿骨病的治疗[21]。薏苡仁具有健脾止泻、利水渗湿、除痹、排脓,解毒散结的功效,对AS患者的疗效以及血清免疫球蛋白等都有影响[22]。
  3 小 结
  本文通过对AS患者的基本情况、疾病证型、中药使用等情况进行分析,通过量化分析得出以下结论:①AS患者50岁以下的发病率高,50岁以上发病率降低,由于研究的局限性,其原因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②AS使用频次最高的5类中药分别是活血化瘀药、补虚药、祛风湿药、利水渗湿药、清热药。与AS的中医发病诱因相关,AS的中药方剂使用符合中医的“辨证论治”原则。③AS使用频次最高的5种中药分别是杜仲、红花、桃仁、甘草、丹参。从中可看出,AS的中医药治疗以补益肝肾、活血通络、祛风湿强筋骨为主,配以其他药物,辨证施治,临证加减,体现了中医学的精髓。通过总结分析为风湿科在AS中医药治疗上使用中药提供理论依据。但因为笔者的专业局限性,以及统计样本的有限性,未对各类药物作用机理做深入研究实为不足之处。   参考文献
  [1] 葛均波,徐永健.内科学[M].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822.
  [2] MAJUMDER AK,ROY R,SITAULA RK,et al.Retinal Vasculitis in a Patient with Ankylosing Spondylitis:A rare Association[J].Nepal J Ophthalmol,2018,10(19):86-89.
  [3] 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强直性脊柱炎诊断及治疗指南[J].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10,14(8):557-559.
  [4]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J].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204.
  [5] NAZERI S,JAMSHIDI AR,MAHMOUDI M,et al.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Guluronic acid (G2013) in ankylosing spondyliti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parallel clinical trial[J].Pharmacol Rep,2019,71(3):393-398.
  [6] 汪洋,谢志军,邵铁娟,等.从脾论强直性脊柱炎[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2):389-391.
  [7] WEI JC,BAETEN D,SIEPER J,et al.Efficacy and safety of secukinumab in Asian patients with active ankylosing spondylitis:52-week pooled results from two phase 3 studies[J].Int J Rheum Dis,2017,20(5):589-596.
  [8] 辛利紅.2p15区域候选基因与中国汉族人群中强直性脊柱炎的关联性研究[D].合肥:安徽医科大学,2016.
  [9] 谈冰,刘健,章平衡,等.刘健教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学术经验[J].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5,18(5):526-528.
  [10] 盛长健,刘健.强直性脊柱炎的中医辨治[J].中医药临床杂志,2009,21(2):177-179.
  [11] 周祯祥,唐德才.临床中药学[M].10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6:页码.
  [12] 陈伯胜,王海东,金芳梅.强直性脊柱炎中药治疗现状[J].甘肃中医学院学报,2015,32(6):90-92.
  [13] 方妍妍,刘健,万磊,等.健脾化湿清热通络药对活动期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血小板参数影响的数据挖掘[J].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8,21(2):210-212.
  [14] 黄旦,刘健,忻凌,等.基于数据挖掘的刘健教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用药规律研究[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7,6(7):38-40.
  [15] 周巧,刘健,忻凌,等.基于关联规则挖掘健脾类中药对骨关节炎患者免疫炎症指标的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17,28(4):1005-1007.
  [16] 宋青坡,潘富伟.中医药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湿热痹阻证用药分析[J].中医学报,2015,30(6):901-904.
  [17] 时圣明,袁永兵,兰新新,等.狗脊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宄进展[J].药物评价与研究,2016,39(3):489-492.
  [18] 姜楠,冯兴华,王冬峰,等.冯兴华教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用药规律分析[J].吉林中医药,2012,32(5):510-512.
  [19] 马晓娟,刘宏潇,付娇.活血化瘀法在强直性脊柱炎中应用概况[J].中医药导报,2012,18(6):89-91.
  [20] 杨波.基于关联规则名中医李堪印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施药特点的数据分析[D].西安:陕西中医药大学,2018.
  [21] 李向阳,许甜甜,沈炳香,等.我院含茯苓中药处方临床使用情况分析[J].现代中药研究与实践,2017,31(1):74-76.
  [22] 叶文芳,刘健,万磊,等.新风胶囊对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疗效及血清免疫球蛋白亚型、外周血淋巴细胞自噬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36(3):310-312.
  收稿日期:2019-09-09;修回日期:2019-12-03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5254771.htm

服务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