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特征、审计收费与审计意见

作者:未知

  【摘 要】 以沪深A股上市公司2007—2016年的年度数据为样本,实证考察应收账款金额及其账龄对审计收费和审计意见的影响,并分析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师审计决策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中的影响差异。检验结果表明: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越多或账龄越长,审计师面临的审计风险越高,收取的审计费用越高,同时越有可能出具非标准的审计意见。进一步对产权性质分组检验显示,相较于国有企业,应收账款金额及其账龄对审计收费和审计意见的影响在民营企业中更加显著。文章基于审计保险理论以及风险导向审计理论来解释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师审计决策的影响,进一步扩展了审计师审计决策影响因素的研究。
   【关键词】 应收账款特征; 产权异质性; 审计收费; 审计意见
  【中图分类号】 F239.4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5937(2020)02-0111-07
  一、引言
   近年来,审计失败事件在国内外比比皆是,由于审计失败使得许多会计师事务所受到证监会的处罚或警示,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被审计单位进行了高专业性的财务舞弊,另一方面是注册会计师缺乏有效的职业判断。安达信、中天勤等事务所审计失败的例子都警示注册会计师在审计中应保持足够的职业怀疑,重点关注高风险的审计项目,降低审计风险。审计保险假说认为,审计能够通过保证(Assurance)与保险(Insurance),缓解利益相关者和公司管理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情況,从而降低代理成本。实际上这是一种风险转移机制,但这一切目标的实现都依赖于正确的审计报告。另外,对于会计师事务所而言,审计失败不仅会影响注册会计师的职业声誉,而且有可能使事务所面临诉讼风险。因此,审计师基于审计风险导向理论,会重点关注风险较高的交易与事项。2016年12月,财政部发布《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1504号——在审计报告中沟通关键审计事项》,要求注册会计师必须找准并沟通财务报表中的关键审计事项。2018年1月1日,新审计报告准则进一步要求审计报告必须包含“关键审计事项”部分,披露与被审计项目相关的重要信息,以增加审计的透明度。那么,哪些项目是会计师事务所确定的关键审计事项呢?会计师事务所能否识别以及如何识别这些关键审计事项呢?
   作为企业营运能力的主要体现,应收账款能否按时收回以及收回期限的长短将会影响到企业的流动性风险,应收账款的多寡在很大程度上也从侧面反映企业销售货物或提供劳务的收益情况。然而,由于应收账款不涉及现金流动并且可以通过提取坏账准备、销售退回等方式将相关业务冲销,因而成为企业粉饰报表的重要手段之一。正因为如此,应收账款通常被注册会计师列为关键审计事项之一,比如在对2017年84家A+H股交叉上市公司审计中,有26家将应收账款相关事项列为关键沟通事项。由此可见,应收账款对审计师决策意义重大。
   既然应收账款项目如此重要且会计师事务所如此重视,那么,一些很自然的疑问是:应收账款是否影响以及如何影响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定价以及审计意见决策?其传导机制是什么?这些有趣的问题都值得思考,也只有回答好这些问题,才能真正丰富和充实相关领域的理论宝库,并提供更具针对性的经验证据。但遗憾的是,相关问题并未引起学者们的足够关注。现有文献多是从股权质押[ 1 ]、高管薪酬[ 2 ]、股权激励[ 3 ]等企业内部治理环境和媒体监督[ 4 ]、制度变迁[ 5 ]等企业外部治理环境来考察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意见选择行为,缺乏对企业资产本身质量以及具体会计项目或账户的考察。注册会计师进行审计工作主要依赖的是财务报表上的相关财务数据,因而会计信息会对注册会计师的审计活动起到尤为重要的作用。研究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意见的影响,有利于提高独立审计的质量,并对增强企业资产管理有效性和促进社会资源有效配置具有重要意义。
   基于此,本文以应收账款及其质量状况为视角,实证考察应收账款和账龄结构对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行为的影响机理及传导效果。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以下三方面:第一,较早以应收账款金额及其账龄结构为视角考察企业应收账款管理对注册会计师审计行为的影响以及该作用在不同产权性质企业间的效应差异,从而进一步扩展对审计师审计决策影响因素的研究,弥补了该领域经验研究的不足;第二,与以往多数文献从企业管理的角度考察公司治理结构对审计决策的影响不同,本文从资产管理的角度研究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收费及审计意见的影响,不但有助于提高论证的深度和客观性,还为资产管理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有益的视角;第三,将资产质量嵌入审计师决策的传导机制中,揭示了审计师在审计决策过程中的能动反应,架构起企业行为与审计师决策间的互动桥梁。
   本文其余部分的结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是理论分析与假设提出;第三部分是研究设计,包括样本选取、数据来源和检验模型;第四部分为实证检验及结果分析;第五部分是结论与启示。
  二、文献回顾、理论分析与假设提出
   (一)应收账款特征、审计收费与审计意见
   在审计师进行审计定价时,决定审计收费的主要因素是审计工作量以及审计风险,而应收账款的金额及其所导致的经营风险成为影响审计收费的重要因素。从审计市场价格决策机制来看,应收账款对审计收费的影响可以分别从企业角度和审计师角度来说明。(1)从审计师角度,一方面,被审计企业的应收账款越多或账龄越长,需要审计师进行更多实质性复核程序并扩大审计的范围,因而需要向被审计企业收取更高的审计费用,同时,由于应收账款真实性问题和回收不确定性的存在,增加了审计师的审计工作量,这使得审计师有可能向被审计单位索取更高的审计费用作为成本补偿;另一方面,随着应收账款金额的增加和账龄的增长,企业的流动性风险随之增加且财务报告的质量和公允性更易受到质疑,导致重大错报风险增加,会计师事务所必须指派更多经验丰富的审计师,并增加审计程序,将检查风险控制在可接受的低水平,从而增加了审计成本,会计师事务所会通过提高审计定价来补偿成本。(2)从企业角度,根据审计需求的保险理论,审计具有保险功能,鉴于应收账款回收金额以及回收时间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企业的流动性风险以及经营风险,使得审计师审计失败需要赔偿的概率增加,因此被审计企业需要付出更高的审计费用作为补偿会计师事务所的风险溢价。审计师作为独立于企业的第三方,其有责任获取充分的审计证据,并基于此出具恰当的审计意见,以保护股东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公司风险水平的高低会影响审计时的风险溢价大小,影响审计结束后面临法律诉讼可能性的高低,进而会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收费的多少,并影响注册会计师出具审计意见的决策。伍利娜等[ 6 ]研究证明审计服务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保险作用,企业支付的审计费用中实际包含了一部分保险费。审计师在进行审计时,如果由于自身失职出具了错误的审计意见,从而造成审计失败,则注册会计师必须赔偿由此带来的一系列损失。因此,股东们愿意支付一定的审计费用从而将一部分风险转移给注册会计师。    此外,从审计意见类型决策来看,作为企业的关键资产和重要舞弊手段,大额的应收账款以及较长的账龄使得企业具有较高的经营风险,同时也增加了企业的舞弊风险,进而影响财务报告的客观性以及真实性,增加了注册会计师的审计风险。在此情况下,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注册会计师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会增加[ 7 ]。不同审计意见对报告使用者具有不同影响,研究表明,市场对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反应程度要大于标准审计意见,审计意见具有明显的价值相关性[ 8 ]。会计师事务所能否出具恰当的审计意见取决于注册会计师在审计过程中是否有足够的专业胜任能力来发现被审计单位存在不符合相关会计法规的行为[ 9 ]。路云峰等[ 10 ]研究发现上市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越多,企业发生舞弊的概率越高。朱小平和余谦[ 11 ]在研究上市公司财务指标与审计意见的相关性时发现,公司应收项目占总资产的比例越高,越可能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
   王永妍等[ 12 ]研究发现,注册会计师在进行审计时会关注企业的资产质量,对高资产质量的公司,注册会计师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较低。应收账款的质量作为企业资产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影响着注册会计师的审计决策。作为评价应收账款质量的另一个重要标准,应收账款的账龄也是注册会计师重点关注的对象。应收账款的账龄越长,其可收回的可能性就越小。一般而言,当应收賬款的账龄高于一年时,无法收回的可能性会成倍递增,同时增加企业经营风险,使企业更容易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另外,应收账款长期挂账会虚增企业利润,而多数企业也会以此作为粉饰业绩的手法,从而增加企业舞弊风险,导致更容易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
   从审计师角度来看,审计意见是审计师充分权衡审计风险与自身利益等多种因素后的执业成果,Firth[ 13 ]指出了持续经营因素是得出非标准审计意见的一种重要类型。当企业应收账款账龄越长时,将会面临持续经营能力的怀疑,从而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更高。秦荣生[ 14 ]指出企业经营风险与企业持续经营能力有很强的关联关系。综上所述,当企业应收账款金额越大或企业应收账款账龄越长时,越容易面临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从而增大企业经营风险,更容易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基于此,提出假设1和假设2:
   H1: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越多或账龄越长,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收费越高。
   H2: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越多或账龄越长,被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可能性越大。
   (二)应收账款特征、产权异质性与审计师决策
   续前所述,若考虑到企业的异质性特征,上述结论可能有所不同。首先,正处于转型经济时期的我国,要素市场的扭曲和制度安排的缺失,使得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存在普遍的预算软约束现象,民营企业面临严重的信贷配给问题,因此民营企业防范和应对风险的能力比国有企业差。在此情况下,为了迎合投资者的需求,民营企业利用应收账款虚构收入、操纵利润的动机越强。基于此,相比国有企业,随着应收账款的增加和账龄的增长,民营企业舞弊风险和审计风险增加的幅度越大。在风险导向审计理论下,对于民营企业的审计业务,注册会计师会保持较高的职业谨慎,扩大审计范围并增加风险应对程序,从而降低审计风险。其次,出于历史原因,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承担了诸多政策性负担,且中央企业多属于掌握国民经济命脉的垄断性企业,自然容易得到政府大力的政策倾斜,当企业面临困境时,政府有责任和动机以提供补贴、增加投资等一系列方式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换句话说,在应对因应收账款回收的不确定性引发的流动性风险时,国有企业具有比较优势。也就是说,应收账款金额增加和账龄增长给民营企业带来的经营风险和审计风险更突出,对应的,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注册会计师更容易对民营企业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基于此,提出假设3和假设4:
   H3:应收账款及其账龄结构对民营企业审计费用的影响更显著。
   H4:应收账款及其账龄结构对审计意见类型的影响在民营企业中表现得更突出。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本文以2007—2016年沪深两市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并且按以下步骤进行了筛选:(1)剔除金融类样本;(2)剔除研究期内发生重大重组以及被ST的样本;(3)去掉研究期内产权性质发生变更的样本;(4)删除数据缺失或存在异常值的样本。数据主要来自Wind数据库、CNRDS数据库以及笔者的手工整理。此外,为了控制异常值的影响,还对所有连续型变量按1%分位数进行了Winsorize处理。经上述处理后,共得到8 562个样本观测值。
   (二)变量定义
   1.被解释变量
   审计收费(Lnfee),用上市公司“审计费用合计”的自然对数衡量。
   审计意见(Opinion),为虚拟变量,当审计师对上市公司财务报告出具标准审计意见时,取值为1,否则为0。由于审计意见(Opinion)为二分变量,因此本文对审计意见(Opinion)的检验采用Logit回归方法。
   2.解释变量
   应收账款金额(Rece),用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重表示。
   应收账款账龄结构(Strrece),用账龄超过一年的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表示。比重越大,可收回的可能性越小,说明应收账款账龄越长,质量越差。
   3.控制变量
   为确保实证研究结果的准确性,还引入了公司规模(Size)、事务所规模(Big10)、独立董事比例(Independ)、两职兼任(Dual)、总资产净利率(Roa)、成长性(Growth)、新增投资(Inv)等控制变量,以控制这些因素对审计收费和审计意见的影响。具体变量定义见表1。
   (三)检验模型
   为了考察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收费的作用,构建模型(1)。模型(1)中被解释变量为审计费用(Lnfee),核心解释变量为应收账款金额(Rece)和应收账款账龄结构(Strrece)。结合前文的理论分析,上市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越多或账龄越长,审计收费越高,据此预计应收账款金额(Rece)和应收账款账龄结构(Strrece)的系数均显著为正。    进一步,为了考察应收账款特征对审计意见的影响,构建了Logit回归模型(2)。其中,因变量为刻画审计意见的虚拟变量(Opinion),核心解释变量为应收账款金额(Rece)和应收账款账龄结构(Strrece)。结合前文的理论分析,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越多或账龄越长,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越高,据此预计应收账款金额(Rece)和应收账款账龄结构(Strrece)的系数均显著为负。
  四、实证结果与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对各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统计结果见表2。Opinion的均值为0.966,表明大多数公司经营风险较小,被出具标准审计意见。Lnfee值在11.695至17.758之间,说明不同企业支付的审计费用存在明显差异。由Rece的统计结果来看,上市公司的应收款项占比亦存在显著差异,平均每家企业应收账款的总额占总资产的16.60%,表明应收账款在总资产中占比较高。Strrece的最小值为0,最大值达到了0.995,说明不同企业之间应收账款的账龄结构差异很大;Strrece的均值为0.17,说明账龄较长的应收账款在应收账款总额中占比较大,从侧面说明以应收账款及其账龄结构为视角来研究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策略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Big10均值为0.495,表明有近50%的上市公司聘请了国内十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年报。
   (二)回归结果与分析
   1.应收账款、审计收费与审计意見
   表3以审计收费和审计意见来刻画注册会计师的审计决策,检验应收账款金额及其结构对注册会计师审计决策的影响。表3中列(1)和列(2)的Rece及Strrece的系数分别为0.012和0.057,分别达到1%和5%的显著性水平,具有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性,表明当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账龄较长时,注册会计师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往往采取价格更高的审计定价策略。同理,列(3)和列(4)中Rece及Strrece的系数分别为-0.133和-0.574,且均在1%的水平上显著,说明当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账龄较长时,注册会计师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增大,假设H1和H2得到验证。此外,在控制变量方面发现规模越大、负债越多、盈利能力越差、成长性越低、新增投资越多的公司,被收取的审计费用越高,且事务所规模与审计收费呈正相关关系,这些结论与现有主流文献的结论基本一致,故在此不再赘述。
   2.应收账款、产权异质性与审计收费
   表4列示了在不同产权性质企业中应收账款特征影响注册会计师审计收费的效应差异。由表4可知,无论是在民营企业还是在国有企业,Rece和Strrece的系数均显著为正,表明应收账款及其账龄结构与审计收费呈正相关。由国有企业组和民营企业组中Rece和Strrece的系数对比来看,国有企业组中Rece的系数为0.005,民营企业组中Rece的系数为0.017;国有企业组中Strrece的系数为0.018,民营企业组中Strrece的系数为0.057,且在民营企业组中系数的显著性更高。采用Chow检验对Rece和Strrece系数的组间差异进行检验后得到的P值分别是0.041(模型1和2)、0.030(模型3和4),说明应收账款及其账龄长度对民营企业类审计客户的负面影响更大,从而验证了H3。
   3.应收账款、产权异质性与审计意见
   表5报告了在不同产权性质企业中应收账款特征影响注册会计师审计意见类型的效应差异。由列(1)和列(2)的系数来看,在国有企业中,Rece的系数为-0.328,但是不具有显著性,而在民营企业中Rece的系数为-0.183,且达到1%的显著性水平,说明在民营企业中,应收账款金额对审计意见的影响更大。由列(3)和列(4)的系数来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组中Strrece的系数分别是-0.158和-0.847,并分别在10%和1%的水平上显著,采用Chow检验对Rece和Strrece系数的组间差异进行检验后得到的P值为0.027,说明对民营企业的年报审计受应收账款账龄结构的影响更大,假设H4得到验证。
   (三)稳健性检验
   为了增加研究结论的科学性和可靠性,本文进行了以下稳健性测试:一是设置产权性质虚拟变量(State),当State取0和1时分别代表上市公司是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同时将交互项State×Rece和State×Strrece加入模型(1)和模型(2)中,用交互项的系数刻画产权性质对应收账款特征与注册会计师审计行为之间关系的影响;二是用坏账准备除以应收账款金额之比替换应收账款的账龄结构指标来刻画应收账款资产的质量。重复上述检验,所得结论与正文无实质差异。以上稳健性检验均表明本文的结论是相对稳健的,限于篇幅,结果未予列示。
   五、结论与启示
   审计作为一种外部监督机制对企业治理来说不可或缺,甄别应收账款质量并出具适当的审计意见是其核心内容之一。本文以2007—2016年沪深A股上市公司作为研究样本,实证检验了上市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和账龄结构是否会对审计收费与审计意见类型产生影响。研究发现:上市公司应收账款与审计意见密切相关,应收账款金额越多、应收账款账龄越长,审计收费越高且更容易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且应收账款金额和账龄结构对审计收费和审计意见类型的影响效应在民营企业中表现得更为显著。
   本文的研究结论对会计师事务所及上市公司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一是审计师在审计报表时,应该多关注企业资产的真实性以及稳定性,以有效识别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而做出的各种舞弊行为,降低审计风险。在应收账款审计过程中,除了关注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之外,还应结合应收账款的额度、账龄结构、坏账准备计提,考虑应收账款回收的可能性和由此引致的经营风险及审计风险,同时重点复核账龄较长的账项和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异常计提的情况。对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的坏账准备要视其重要性水平出具相应的非标准审计意见报告,确保审计报告的客观性和公允性。注册会计师应该保持审计的严谨性,质疑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制定严格的审计程序,出具更高质量的审计报告。同时,注册会计师应该特别关注企业应收账款情况,以判断企业经营风险大小,降低审计风险,从而避免审计证据不足导致的审计失败情况,提高审计质量,促进外部审计在我国证券市场发挥积极作用。二是上市公司管理层进行资产管理应保持理性,合理进行资产组合,加强对公司应收账款以及坏账准备的管理,防止由于计提坏账准备的不当处理被出具非准标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要加强对公司信用政策的管理,减少账面不正常应收账款。在计提坏账准备时,要严格遵循《企业会计准则》,特别是对于那些业务较为复杂的坏账准备,在实务中往往认定难度较大,应视具体情况进行谨慎处理。三是监管部门应加强监管,确保市场定价机制和审计师的风险传导机制有一个健康发展的外部环境。   【参考文献】
  [1] 张俊瑞,余思佳,程子健.大股东股权质押会影响审计师决策吗?——基于审计费用与审计意见的证据[J].审计研究,2017(3):65-73.
  [2] 王新,毛慧贞.高管薪酬管制、审计意见与审计师选择[J].会计与经济研究,2012,26(2):42-53.
  [3] 陈宋生,曹圆圆.股权激励下的审计意见购买[J].审计研究,2018(1):59-67.
  [4] 周兰,耀友福.媒体监督、审计师变更与审计意见购买[J].管理工程学报,2018,32(2):159-170.
  [5] 陆正飞,王春飞,伍利娜.制度变迁、集团客户重要性与非标准审计意见[J].会计研究,2012(10):71-78.
  [6] 伍利娜,郑晓博,岳衡.审计赔偿责任与投资者利益保护:审计保险假说在新兴资本市场上的检验[J].管理世界,2010(3):32-43.
  [7] LENNOX C.Do companies successfully engage in opinion-shopping?Evidence from the UK[J]. Journal of Accounting & Economics,2000,29(3):321-337.
  [8] 邊泓,周晓苏,黄小梅.财务报表异常特征、审计师疑虑与信息使用者保护:基于我国资本市场的经验挖掘[J].审计研究,2008(5):61-67.
  [9] 吕先锫,王伟.注册会计师非标准审计意见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来自中国证券市场的行业经验证据[J].审计研究,2015(1):51-58.
  [10] 路云峰,刘国常.存货、应收账款与审计舞弊风险相关性的检验:基于我国上市公司的全样本和舞弊公司配对样本的检验[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08(8):115- 124.
  [11] 朱小平,余谦.上市公司的财务指标与审计意见类型相关性的实证分析[J].中国会计评论,2003:29-48.
  [12] 王永妍,鲍睿,卢闯.审计师关注资产质量吗?——一项经验证据[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7(12):44-59.
  [13] FIRTH M A.Qualified audit reports:their impact on investment decisions[J].The Accounting Review,1978,53(3):642-650.
  [14] 秦荣生.对经营风险导向审计的反思[J].审计与经济研究,2006(3):3-7.
转载注明来源:/3/view-15130535.htm

服务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