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性质、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

作者:未知

  【摘 要】 基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制度背景,文章以中小板上市制造业企业为研究样本,采用面板数据的处理技术,探讨了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研究了产权性质的调节效应。研究发现供应链上下游的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存在差异,下游客户集中度能够提升企业的创新性,而上游供应商集中度会削弱企业的创新性。进一步研究发现,产权性质产生显著的调节作用。在非国有企业中,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创新性的提升作用更加明顯;在国有企业中,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创新性的削弱作用更加显著。研究对企业认识供应链集中度及企业创新性的提升具有理论和实践意义。
   【关键词】 产权性质; 供应链集中度; 企业创新
  【中图分类号】 F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5937(2020)02-0035-06
  一、引言
   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提出要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驱动力。这进一步引起学者对企业创新的研究兴趣,企业创新成为企业决策行为的重要研究热点[ 1 ]。众多学者对影响企业创新的因素展开研究[ 2 ],供应链关系逐渐成为研究企业经营活动的一个热点问题[ 3 ],从供应链集中度视角研究企业创新也引起了学者的关注[ 4-5 ]。
   供应商集中度和客户集中度是供应链集中度的两个测量维度,这一分类体现供应链上游和下游的差异。供应链一方面是企业获取关键资源和知识信息的重要渠道,作为企业获取竞争优势的重要途径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波特的五力模型指出购买者和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均影响到企业的经营。当供应商集中度和客户集中度提高时,变相削弱了企业的议价能力,提高了企业的经营风险(造成相对于企业更高的议价能力,而这种议价能力会成为经营风险来源),从而加剧企业融资约束[ 6 ]。但是也有证据指出,供应链集中度的提升,向市场传递一个有利的信号从而降低审计费用[ 3 ]。
   我国经济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需要提高企业的创新性,这引起了学者对企业创新的研究兴趣,也引起了学者对供应链与企业创新投入关系的研究兴趣。如有文献指出客户与供应商议价能力的提升,将利于他们实施一种机会主义,从而不利于企业创新性的提高[ 4 ]。目前对于供应链集中与企业创新的研究结论并不稳定,因为这些研究选择的样本是主板上市公司[ 7 ],而供应链集中度是中小板企业的一个显著特征,有必要采用中小企业样本数据检验上述结论的稳定性。有鉴于此,本文拟就供应链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展开研究,进一步考虑我国不同产权性质企业并存的特征,考察产权性质的调节作用。本文力图回答以下两个问题:其一,供应链集中度能否影响企业的创新性?其二,产权性质对上述关系是否产生调节作用?
   考虑到中小企业供应链的集中度比较高,所以本文以我国2011—2017年中小板上市企业中的制造业企业为研究样本,对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研究发现供应链上下游的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存在差异,下游客户集中度能够提升企业的创新性;而上游供应商集中度会削弱企业的创新性。进一步研究发现,产权性质产生显著的调节作用。在非国有企业中,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创新性的提升作用更加明显;在国有企业中,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创新性的削弱作用更加显著。
   本文贡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本研究分两个维度,从供应商集中度和客户集中度对供应链集中度和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展开研究,是对供应链与企业战略管理之间的关系所做的新探索。第二,本研究对产权性质的调节效应展开研究,丰富了产权性质的研究内容,也丰富了对企业研发投入影响因素的研究。第三,本研究对认识供应链的作用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在供应链管理中,供应链上的企业之间强调长期的关系管理,而不是短期的随机交易,通过有效的沟通寻求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案,充分进行信息共享。供应链涵盖企业上下游,上游是供应商关系,下游是客户关系,这也是探讨供应链的两个主要维度,下面从这两个维度去探讨它们与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
  (一)供应商集中度与企业创新
   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而言是利还是弊,众说纷纭,主要形成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而言是不利的,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供应商集中度过高对企业而言是有利的。各种观点均有文献支撑,也有其理论依据。
   供应商是企业最重要的非财务利益相关者,从某种意义上讲供应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因为他们为企业提供原材料,原材料的性价比将直接对企业生产经营流程能否流畅完成发挥决定性作用。总体说来,供应商集中度的提升可以带来以下几个有利的方面:(1)在供应链管理中,减少供应商,即减少主要供应商的数量,同时与有限数量的高质量供应商建立业务关系,可以降低企业的选择成本。(2)减少供应商数量有利于与供应商及时沟通,如通知供应商供货等交流成本会显著降低,可以降低库存的管理成本和物流成本。(3)由于较少的供应商,必然带来单一采购商较大的采购数量,这也利于企业与供应商谈判获得价格与数量折扣,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由此可见,供应商集中度提高有利于企业成本管理与运营效率的提升,是提升企业经营业绩的有效途径。
   供应商的集中度提升并非全给企业带来有利之处,也会带来不利之处。当供应商集中度提高时,意味着企业不得不对有限的几个供应商产生较深的依赖度,根据波特五力模型,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将随着集中度的提升而提升,供应商会借机提高产品价格,进而压缩企业的业绩。供应商集中度提高,其议价能力的提升可能会占用企业的资金,增加企业的商业信用金额,这种资金的占用会影响企业的战略决策。根据路径依赖理论,企业更换供应商的成本异常高,随着供应链集中度的提高,企业与少数供应商形成长期的关系,锁定效应强,此时更换供应商将面临重新选择供应商,甚至有可能需要改变生成的流程,也可能导致企业的技术泄露,现有研究也发现供应商的异质性显著地影响着企业创新。供应商集中度提高,企业所选择的供应商减少,那么供应商异质性程度降低,然而异质性的资源能够促进企业的创新[ 8 ]。    供应商集中度究竟如何影响企业的创新水平呢?一旦供应商的集中度对企业产生有利或不利的影响,这些影响势必会影响到企业的创新决策,最终影响到企业的创新性。譬如,企业因供应商集中度提升,降低了成本,提升了业绩,就会为企业创新提供资金支撑。又如,供应商集中度提升挤占了公司的资金,从而降低企业用于创新的资金,进而降低企业的创新性。
  基于以上分析,提出以下竞争性假设:
   H1a:供應商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正相关;
   H1b:供应商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负相关。
  (二)客户集中度对企业研发投入的影响
   与供应商集中度类似,客户集中度优劣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弊大于利,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利大于弊。各种观点均有相应的文献作为支撑。
   当客户集中度提高时,与较少客户进行交易,可以减少试错成本,长期形成的合作关系使得交易双方相互信任,双方的交易会基于双方战略协作考虑,而不会选择机会主义行为对彼此的战略产生不利影响,进而也会提升企业的绩效[ 9 ]。供应链管理的基本思想认为企业应该针对顾客企业进行“顾客化投资”,而顾客化投资包括进行创新活动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以实现客户价值最大化,于是企业会积极进行创新,提高企业的创新性。客户集中度提高,有利于形成积极互动、长期的关系,通过客户参与到制造企业的生产过程,进行信息分析。客户集中度的提高,有利于对客户进行整合。还有研究发现,客户集中度的提高,会使得客户对企业产生体恤效应,从而增加商业信用的提供[ 10 ]。此外,客户集中度的提高能够使得企业为少数客户服务,进行顾客化投资,从而表现出对客户较高的需求管理能力。这种需求管理能力在时下的供应链金融中,能够降低信贷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性,使企业获得较好的融资绩效[ 11 ]。王迪等[ 12 ]在对供应商/客户的关系影响企业银行借款能力的研究中发现,较高的客户集中度会形成企业与客户之间的一种亲密关系,这种亲密关系会成为企业的一种社会资本,缓解银行在对企业授信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从而提高企业银行借款的能力,增加融资,缓解企业在研发投入中的资金束缚问题。
   客户集中度的提升不利于企业的发展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首先,客户集中度的提升会挤占公司利润,从而削弱企业的创新水平。客户集中度提升会影响到企业的议价能力与交易成本,从而给企业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经验证据也支持了这一观点。唐跃军[ 13 ]的研究发现,企业客户集中度与企业绩效负相关,也就是说,企业的客户集中度显著对企业绩效带来负面影响。其次,客户集中度的提高会对企业带来融资约束,进而削弱企业的创新水平。客户集中度的提高会给企业造成资金占用的不利影响。陈正林和王彧[ 14 ]研究发现,客户集中度与商业信用正相关,也就是客户集中度越高,企业的商业信用就会越高,这可能是客户集中度导致延迟付款,挤占了企业的资金,严重干扰了企业的正常决策行为。李任斯和刘红霞[ 6 ]同样也发现,客户集中度会减少企业获得商业信用的金额。并且,为了防范客户集中度提高带来的风险,企业将持有更多的现金[ 15 ],这将会挤占用于研发创新的资金,从而影响到企业创新水平的提升。江伟等[ 16 ]发现,供应链金融兴起,成为缓解企业融资约束的重要融资方式,如果应收账款客户集中度提高,则会弱化企业应收账款质押行为,因为银行认为企业客户集中度较高,释放出一种风险信号,可能导致信贷回收困难,容易面临信贷约束[ 13 ]。最后,客户集中度的提高,会增加企业对研发创新成果的获取难度,降低企业的创新水平。企业研发投入被认为是一种专用性资产投资[ 17 ],在客户集中度削弱企业对市场控制能力的同时,研发投入不能从市场获得回报的风险增加,所以企业倾向于削减研发投入数量,从而降低了企业的创新水平。
   基于以上的分析,提出以下竞争性假设:
   H2a: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正相关;
   H2b: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负相关。
   (三)产权性质的调节作用
   限于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在资源配置中,依然无法忽视政府的重要作用,因此政府的干预对企业经营产生重要的影响。在资本市场上,以企业最终控制人性质的不同,将企业划分为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企业产权性质不同,其在资源禀赋和市场待遇方面均有所不同。在银行信贷中,国有企业比非国有企业更有优势,因此,民营企业想获取足额的银行信贷,难度远大于国有企业,这意味着民营企业面临着比较严重的融资约束。同时在银行信贷决策中,受到地方政府干预而对国有企业提供信贷支持的现象较为普遍。既然政府给予国有企业如此多的支持,那么国有企业也不得不承担起政府的部分职能,如稳定就业等。因此,在经营目标上,国有企业是多元化的。民营企业以经济效益为主要目标,同时由于行业的行政壁垒依然存在,民营企业在经营中处于劣势地位。在民营企业的创新决策中,受到外部行业环境的影响大,无论是基于传统的产业组织理论、供应链上竞争性关系假说,还是从供应链新发展中供应链集中度带来的整合效益看,供应链集中度对民营企业创新的影响都比国有企业更显著。
  基于以上的分析,提出假设:
   H3a:相对于国有企业,在民营企业中,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更加显著;
   H3b:相对于国有企业,在民营企业中,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更加显著。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和数据来源
   本研究以2011—2017年我国中小板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并对样本进行了如下删除:(1)删除证监会非制造业行业;(2)剔除ST样本企业;(3)删除资产负债率大于1的样本企业;(4)剔除数据缺失的样本。对所有数据进行缩尾处理,最后实际样本数量为3 124。按照最终控制人属性将样本按照产权性质的不同划分为国有企业样本和非国有企业样本,其中国有企业观测值为384个,非国有企业观测值2 740个,财务数据来源于国泰安数据库,企业产权性质的数据来自上市公司公布的年报,并通过手工搜集获得。   (二)变量定义与测量
   (1)因变量:企业创新(Rdbl)。借鉴已有文献[ 18 ]采用研发投入与企业规模的比值来衡量企业创新水平,企业研发投入越高,企业创新性越强,这种衡量方式得到众多文献的应用[ 19 ]。采用研发投入来衡量企业创新,还考虑到企业研发投入公布数据相对比较齐全、可靠。
   (2)自变量:客户集中度(Khjz)。近期文献在衡量客户与供应商集中度时,多采用前五位占销售收入的比例[ 20 ],这个比例越大,则集中度越高。为更精准地衡量集中度应该采用赫芬达尔指数(HHI),也就是用前五位客户占销售收入比重的平方和来衡量,如此可以减少前五位客户比例差异过大的不利之处。本文采取赫芬达尔指数来衡量客户的集中度,该指数赋值为前五大各自销售额占企业总销售比值的平方和。
   (3)调节变量:产权性质(Soe)。如果最终控制人是国资委、人民政府,为国有企业;否则为非国有企业。如果企业是国有企业,取值为1;其他取值为0。
   (4)控制变量:基于以前的研究[ 6 ],选择以下变量作为控制变量:企业规模(Size)、盈利能力(Roa)、负债比率(Lev)、两权分离度(Sep)、政府补助(Psub)。研究变量定义如表1所示。
  (三)实证模型
   本研究在分析时,借鉴层次分析法展开,首先不考虑自变量的影响,考察控制变量对企业创新的影响,构建模型(1);其次增加自变量,构建模型(2),以观察自变量对模型的贡献度;再次在模型(2)的基础上,增加调节变量,构建模型(3),以观察调节变量对模型的贡献度;最后增加交互项,构建模型(4),以观察调节变量的调节效应。为了减少公式的长度,用Cvar替代控制变量。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从表2描述性统计中可以发现中小板上市公司企业创新程度差异较大,两极分化严重,最大值和最小值之间差值较大。企业创新平均数为4.05%,中位数为3.5%,中位数与平均数的对比中,可以发现数据差异较大。中小板上市公司的供应链集中度非常高,说明本文选择中小板企业而不选择主板上市公司作为研究对象是合理的。供应链集中度中的客户集中度与供应商集中度的平均数都在30%左右,最高值超过90%。控制变量的数据不再一一赘述。
  (二)相关性分析
   表3是采用Pearson相关系数检验后得出的主要结果。从中可以看出供应商集中度、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的相关性分别为负数和正数,且通过1%的显著性水平检验。相关性检验并未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需要进一步的回归结果来支撑,但是也粗略指出了研究的方向。
  (三)回归分析
   根据面板数据回归前的基本要求,选择用Hausman检验对数据采用固定效应和随机效应模型来回归,结果显示卡方统计量为0.000,通过0.01的显著性水平检验,因此选择用固定效应模型对数据进行回归。
  1.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
   表4给出了模型(1)—模型(4)的回归结果。在模型(1)中,对企业创新产生影响的有企业规模、企业业绩与政府补助等因素。模型(2)在增加了供应链的集中度后,模型的调整R2提升了10.59%,这说明供应链集中度对企业创新产生了显著影响。供应商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的相关系数为负,且通过了1%水平上的显著性检验,支持了本文的假设H1b,意味着供应商集中度越高,企业的研发投入水平越低,创新性越差。模型(2)中,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的相关系数为正,且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说明客户集中度对企业研发投入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假设H2a得到检验支持。这一结果与李丹蒙等[ 4 ]的研究结果不相一致,这可能主要是样本差异的影响所致。
  2.产权性质的调节作用
   在模型(3)中,增加了产权性质的影响因素后,模型的解释力在模型(2)的基础上又提高了7.86%,说明产权性质是影响企业创新的一个重要因素。模型(4)中供应商集中度和产权性质的交互项与企业创新之间的相关系数为负,且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说明国有企业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负面影响更强;客户集中度和产权性质的交互项与企业创新之间的相关系数为负,且通过5%水平上的显著性检验,这说明在国有企业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促进作用得到抑制。从实证结果中可以发现本文假设3的两个假设都得到了验证,产权性质调节了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間的关系。
  3.稳健性检验
   借鉴已有文献[ 2 ]的处理方式,用研发投入与总资产的比值来衡量企业创新水平,重新将模型(1)—模型(4)进行回归(结果见表5)。供应链集中度中的供应商集中度、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依然是显著负相关和正相关关系,国有企业供应商集中度的负面效果得到显著加强,而客户集中度的积极效应得到显著抑制,可见回归结果支持了上文的分析结论,这说明本文的研究结论是稳健的。
  五、研究结论
   本文以供应链结构为视角研究供应链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形成两个主要研究结论。其一,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显著相关,而且上下游供应链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存在显著差异。具体体现在客户集中度与企业创新之间正相关,这说明客户集中度的提升将促进企业增加研发投入,提高企业的创新性;供应商集中度与企业创新负相关,这意味着供应商集中度的提升将抑制企业研发投入,从而削弱企业的创新性。其二,产权性质不同,供应链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强度存在显著差异。在非国有企业中,客户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促进作用更加强烈;而在国有企业中,供应商集中度对企业创新的削弱程度更强。
   本文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其一,在企业创新的研究中,必须重视供应链的影响。虽然企业创新的影响因素是多样的,但随着供应链之间的竞争成为企业之间竞争的主要战场,供应链的研究应该被企业创新的研究所重视。其二,应该区分供应链的上下游对企业创新影响的差异,尽可能减少供应商的集中度,增加客户集中度,从而提高企业创新水平。其三,不可忽视的,在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中,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关系的程度不同,因此在国有企业中应该更加重视供应链的管理,提高其企业创新水平。    与以前文献不同[ 4 ],本文采取的样本是中小企业,供应链的高度集中是中小企业的典型特征,采用中小企业样本研究供应链的集中度,其研究价值更高。当然,未来的研究可以就主板、中小板以及创业板市场展开,探究三个市场内企业供应链集中度与企业创新的关系,从而为提升企业创新水平献策献力。
  【参考文献】
  [1] 罗宏,秦际栋.国有股权参股对家族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J].中国工业经济,2019(7):174-192.
  [2] 高文亮,罗宏,潘明清.政府管制、国企分红与企业创新[J].当代财经,2017(9):70-79.
  [3] 王雄元,王鹏,张金萍.客户集中度与审计费用:客户风险抑或供应链整合[J].审计研究,2014(6):72-82.
  [4] 李丹蒙,王俊秋,张裕恒.关系网络、产权性质与研发投入[J].科研管理,2017,38(8):75-82.
  [5] 徐可,何桢,王瑞.供应链关系质量与企业创新价值链:知识螺旋和供应链整合的作用[J].南开管理评论,2015,18(1):108-117.
  [6] 李任斯,刘红霞.供应链关系与商业信用融资:竞争抑或合作[J].当代财经,2016(4):115-127.
  [7] 娄祝坤,郭萌迪.供应链关系型交易、市场势力与企业创新[J].工业技术经济,2019,38(4):21-28.
  [8] WUYTS S, DUTTA S. Benefiting from alliance portfolio diversity:the role of past internal knowledge creation strategy[J]. Journal of Management,2014,40(6):1653-1674.
  [9] PATATOUKAS P N. Customer-base concentration:implications for firm performance and capital markets[J].The Accounting Review,2011,87(2):363-392.
  [10] 吴娜,于博.客户集中度、体恤效应与商业信用供给[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7,33(4):141- 152.
  [11] 罗新星,陈元元.基于策略消费者风险偏好行为的供应链定价研究[J].经济与管理评论,2018,34(5):73-83.
  [12] 王迪,刘祖基,赵泽朋.供应链关系与银行借款:基于供应商/客户集中度的分析[J].会计研究,2016(10):42-49.
  [13] 唐跃军.供应商、经销商议价能力与公司业绩:来自2005—2007年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J].中国工业经济,2009(10):67-76.
  [14] 陈正林,王彧.供应链集成影响上市公司财务绩效的实证研究[J].会计研究,2014(2):49-56.
  [15] ITZKOWITZ J. Customers and cash:how relationships affect suppliers' cash holdings[J]. 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2013,19:159-180.
  [16] 江偉,底璐璐,姚文韬.客户集中度与企业成本粘性:来自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J].金融研究,2017(9):192-206.
  [17] 李青原.资产专用性与公司纵向并购财富效应:来自我国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J].南开管理评论,2011,14(6):116-127.
  [18] 罗付岩,班旭.研发投入能否巧借“东风”促进企业创新?——基于2008版《专利法》实施效果的研究[J].会计之友,2019(6):96-101.
  [19] 江轩宇.政府放权与国有企业创新:基于地方国企金字塔结构视角的研究[J].管理世界,2016(9):120- 135.
  [20] 薛爽,耀友福,王雪方.供应链集中度与审计意见购买[J].会计研究,2018(8):57-64.
转载注明来源:/3/view-15130544.htm

服务推荐

?